秦姝之前是见过谢释渊本体的,而面前的这个雕塑就跟她此前见过的谢释渊本体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区别是,雕塑上的谢释渊本体在中间部分有一个巨大的划痕。

    她一脸惊愕地转过头去看向了身边的谢释渊,就发现他脸上的惊讶比她还要甚。

    再看雕塑前的牌位上,分明写着一行字。

    【相柳大人在上】

    秦姝抿着唇,脑子里正在飞速转动。

    排除大蛇跟她闹着玩的可能,那么立这个雕塑的人,或许就是海神本人。

    他其实是认识大蛇的,他靠着那些海族吸收愿力,又诚心供奉大蛇。

    而大蛇本体被封印在启源山下上万年,也就是说,这位供奉他的人,至少在数万年前见过他。

    而那时候,飞升通道还没毁……

    所以,如今的修仙界没有神,莫非……他们早就飞升了?

    秦姝实在疑惑,脸上一脸紧绷,看起来严肃极了。

    谢释渊在一旁看着她的神色,觉得自己有必要替自己多解释两句,就说道:“姝儿,我不认识他,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此地供奉了我。”

    秦姝摸着下巴,抬眼看他,“他供奉你……他可以得到什么好处么?”

    谢释渊:“……兴许在我心情好的时候,他可以得到一点点力量。”

    秦姝眉头一皱,“你被封印在启源山下,还能心情好?”

    谢释渊坚定地摇头,“自然没有,所以我敢肯定,我自从离开了上界,就再也没给任何修供奉我的修士反馈过力量了。”

    秦姝的脸色稍霁,“对方搞这么大场面供奉你,也就是说,这些东西应当至少都是万年之前了?”

    谢释渊点了点头,“应当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秦姝将整个洞穴探索了个遍,发现再没有什么别的发现了,他们若是还想探索,就必须顺着那个向下的通道走去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通道的尽头是什么,她们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秦姝眉头微微蹙起,片刻之后,她抬头看向了谢释渊。

    “你在此处替我护法。”

    谢释渊原本以为她要起卦,却发现她竟然掐了他从未见过的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的双眼突然泛上了紫色,紧接着紫色宛如漩涡一般在她的眼睛中盘旋。

    待到秦姝点了一滴精血在自己眼皮上,下一瞬这个巨大的大山在她的眼中都开始出现了结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她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谢释渊却没站在她身边,听到她的动静,谢释渊回过头来,冲着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姝儿,你过来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秦姝发现他此时是站在向下的通道口处,就抬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谢释渊指着通道口的墙壁让她看,“你看这里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秦姝看了一眼,似乎是有什么痕迹,但她却一时无法辨别。

    就听到谢释渊说道:“这里定然是有妖修爬过,留下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秦姝惊讶,“妖修?是海妖么?”

    谢释渊摇头,“这个不太清楚,你再看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秦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又看到了一个划痕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痕迹,像不像是法器?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