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青一觉醒来,觉得靡香镇似乎和往日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在床榻上静躺了片刻,一缕晨光透过窗棂正洒在枕边,有些晃眼。迎着光看去,窗洞里的一方澄碧天色被斜贯的树枝分作两半,一只胖山雀从树枝上蹦跳过去,啾啾有声。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荼蘼花香气,丝丝缕缕,透人心脾。

    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比以往更清晰真切、明媚生动了。

    耳聪目明,是不是说明,今天自己又变聪明了一点。

    青青仔细听了听,除了啾啾鸟鸣,屋后还隐约传来些不寻常的人声。

    她起身出门走进院子里,就看见自家的竹篱院墙外聚了一大群人,估计全镇爱看热闹的人泰半都在这里了,像成群结队等着下河的鸭鹅似的,齐齐仰头望向北面,连脖子后仰的角度都整齐划一。

    青青家在镇子最北边,再往北就只有连绵群山。青青不知他们在看什么,打开院门出去查看,刚走了两步,突然被人从后面猛拍了一掌,差点把她拍到地上去:“死丫头,早饭烧好了吗就出来看热闹!”

    青青回头一看,拍她的人有点眼熟,应该是住在镇西头,叫什么来着?

    那人见是她,面露尴尬:“哎呀认错人了,还以为是我家秀秀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秀秀,青青想起来了。秀秀是镇西李屠户家的童养媳,身形和自己有点像,一样的个头,一样的身条,为了干活方便,头发也是一样地用头绳束起扎成辫子,她俩被认错过好几次。

    那眼前这人应该就是李家独子、秀秀未来的夫婿,叫……什么来着?

    那人读懂了她的表情,讪笑道:“我是李大郎。”

    青青忙说:“我知道我知道,我记得的。”

    镇上总共上千号人呢,记不住很正常。她在心里悄悄安慰自己。李家的第一个儿子,所以叫李大郎,以后这么记就容易记住了。

    李大郎连连朝她道歉,青青说:“无妨,无妨。”

    李大郎夸她:“他们都说你反应慢、呆呆的,但我觉得你脾气真好,从不与人生气。要是换了我家秀秀,定与我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青青不爱生气,被人误认拍了一下而已,有什么好气的,原来这样就算脾气好呀。但夸她就夸嘛,为什么要加上前面那句?

    ——她果然反应有点慢吧。

    青青觉得这李大郎才呆呢,说话行事也没逻辑,既然知道秀秀会跟他打起来,还下那么重手拍她?

    李大郎不许秀秀出来看热闹,自己倒是往人堆里钻得欢,边钻边问:“怎么了怎么了?大早上的大伙儿都往这边来到底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他这一钻踩到了旁边香香的曳地茜纱裙摆,香香被他挤了个趔趄,骂道:“昨晚上地龙翻身那么大动静,把两座山都震开了,你睡死过去了吗这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李大郎一脸茫然:“地龙翻身?”他短暂迷茫了一瞬,似乎回忆起来,“我当然知道,这还能睡死?——这么厉害,真的把山都震开了?”

    他也跟着其他人,整齐划一地仰脖看向北方。

    青青绕到自家屋墙后边,终于看清他们在瞧什么——镇子外头那座如屏障般三面环抱、终年被迷雾瘴气缭绕的香曲山,被地震震开了一道大豁口,风从豁口里吹进来,把山间的雾气吹散大半,难怪她看外头都觉得视力变好、景物清晰了。

    香曲山的山巅还残余些许薄雾,隐隐透出诡异的红光。

    众人正七嘴八舌地议论那红红的到底是什么,又有一人从南边飞奔过来,边跑边喊:“不好了不好了!南边有外乡人进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一喊顿时把大伙儿北望的脖子齐齐扭了过去。靡香镇三面环山,东南临水,自成一体,自打青青记事起,从没有外面的人进来过。

    镇上主事的宋员外也惊诧了:“外乡人?从水路坐船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他们从、从半空中飞过来的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纷纷嚷着“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外乡人呢!”“是神仙吗还会飞?”“走去看看!”拥着宋员外齐掉头往南边蜂拥而去。

    经过时有人看到青青,纷纷跟她打招呼:“青青啊,一会儿你要是顺路,给我婆婆捎两块水豆腐过去哇。她眼神不好,你帮她挑块大的!”

    青青应: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今天中午不吃豆腐,但晚上想吃,你给我留一块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篱笆下面这小葱长得真好,我摘一把回去配豆腐吃噢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送你。”

    青青别的不会,爹娘就教会了她做豆腐,留给她这爿豆腐铺子谋生。她豆腐做得好,人缘也好,大伙儿都来她家买豆腐。全镇总共三百多户人家,她每天固定都能卖出一百块豆腐,旱涝保收。

    香香走在青青身边,暗暗白她一眼:“你怎么什么都好好好。这王婶子惯会占人便宜,买块豆腐还要薅一把葱走,你也长点心眼。”

    青青只顾跟着人群: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!”香香一把拉住她,“你去干嘛?”

    青青回过神,理所当然道:“看会飞的外乡人啊。”

    香香问:“今天九月十五,是宋员外的寿诞。昨天他家是不是在你那里订了两筐豆腐,今日中午办宴席要用的,你做好了没?”

    青青指着远去的人群影子:“宋员外不也在那群人里头?镇上出了这么大的事,中午他家还会照常摆宴席吗?”

    香香被她噎住了,眨巴眨巴眼睛:“你变聪明了呀?都会推测了!”

    青青还没来得及高兴,她马上又反驳:“但你推得不对!宋员外又不用亲自下厨,他家里那么多佣人。约定好的事情,人家又没说不要,怎么能爽约呢?你还要不要开门做生意了?就想着看热闹!”

    半个镇子的乡邻都在看热闹,怎么她就不能看热闹了?青青反问:“你不也大早上跑过来看热闹,不开门做生意了?店里的碎渣子收拾了吗?”

    香香说:“什么碎渣子?我店里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香香在镇子中间开一家香药铺子,每种香药都装在小小的瓷瓶瓷罐里,特别名贵的还会用水晶琉璃瓶,摆放也十分讲究。进店的人都得慢行轻拿,以免不小心碰翻了那些精巧别致的瓶罐。

    青青有理有据:“地龙翻身那么大动静,山都震开了,你店里的瓶瓶罐罐还不碎一地?”

    香香又被噎住了,一副大脑死机的表情,似乎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。“那我……再回去看看!你也快点去送豆腐啊!”

    她一溜烟地追着大部队跑了。

    青青觉得自己肯定变聪明了,都能说过香香了!

    今天要卖的豆腐多,昨夜青青就提前做好了养在清水里,嫩得拿起来在手心里晃悠,分毫未损。她回想了一下,夜里她忙到四更天才睡,之后的动静也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是地龙翻身,谁能把一座山震开一道豁口呢?

    宋员外家办喜事,青青特意换了自己最体面的一件青花衣裳,用扁担一头挑一筐豆腐,送到宋家后厨。

    后厨管事的人叫张……张二娘,这个青青记住了。她到地方一看,好么,自己这件最好的衣裳,跟张二娘撞衫了。

    张二娘身材格外纤瘦,从侧面看就像个纸片片,同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就是比青青更好看。所以她也不介意撞衫,笑盈盈地问:“你是酒铺的燕燕吧?来把货卸这边儿。”

    青青把盖在笼屉上的布掀开,给她看里边的豆腐。“那是我异父异母的双胞胎姐姐,我是卖豆腐的青青。”

    张二娘给她整不会了,双目圆睁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好笑吗?”青青小小声,懊恼地把布盖回去。

    她把豆腐一块块搬到指定的水缸里,回头找张二娘领铜钱,张二娘却又说:“青青啊,小姐这会儿非要吃点心,我实在走不开,要不你帮我送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青青觉得有点奇怪。她只是个上门卖豆腐的,宋小姐在自己家里要吃点心,为什么要让她去送?

    但她还是习惯性地回答: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听说宋小姐是靡香镇镇花,养在深闺,她还没见过这位美人长什么模样,正好开开眼界。

    青青端着点心去往后宅,她穿一身和张二娘撞衫的衣裳,一路上竟也没什么人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宋小姐的香闺很好找,因为她刚走出厨房就遇到两个捧花的丫鬟,也往小姐闺房那边去。

    青青本想把点心给她们一起带过去,但听其中一个人说:“你都瞧见了?那些外乡人真的会飞?”

    她就把手缩了回来,慢吞吞地跟在她们后头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总共十来个人,有的骑着仙鹤,有的踩在剑上,还有的脚底下凭空就能生出云来,腾云驾雾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先头发问那人有些失望,“我还以为是自己身上生着翅膀呢。”

    就是,青青心想,要是自己就有翅膀,那多带劲。

    “生着翅膀那就不是修仙者,而是妖怪了!”

    “所以那些外面来的修仙的人,除了会飞,其他跟咱们也一样?不是三头六臂、青面獠牙?”

    “要说一样吧,都是一个脑袋两只胳膊两条腿,但好像又不太一样……”见识过的丫鬟沉思道,“我原以为,咱们家小姐就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了,长得美,衣服首饰也漂亮,但跟那群人一比,就样样都不如!单就他们的衣服,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,衬得整个人都好似会发光,我看真正的仙人也不过如此了!哪像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丫鬟还回头看了眼青青,面露嫌弃:“一个个灰头土脸的。”

    真是抱歉,拉低了靡香镇人民的颜值水平,但这真的是她最拿得出手的衣裳了。

    嫌弃完了,两人又转回去继续闲话,完全不在意青青跟在她们后面。

    “修仙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